文章内容
灭鼠除虫5年开3家公司年入百万

发布时间: 2024-01-21  被阅览数: 26  次 来源:中泰兴盛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虽然问世已经30多年,但动画片《黑猫警长》至今还是很多70后、80后津津乐道的话题。片中,一只耳(老鼠)的狡猾让人恨得牙痒痒,总想灭了它。

在宜宾,有这样一个70后小伙,凭借扎实学来的灭鼠除虫技术,5年间开了3家有害生物防治公司,年销售收入逾百万。长期与老鼠、蟑螂、苍蝇等有害生物打交道的他,也被朋友们戏称为“黑猫警长”。他就是宜宾神鹰灭鼠除虫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丁。

发现商机 烟老板变身“黑猫警长”

杨丁的人生,前三十年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甚少波折;快四十岁了,总该做点对别人有利、自己也喜爱的事业,这样的人生才会有价值、有意义。

1977年5月18日,杨丁出生于宜宾县观音镇一个教师家庭。初中毕业后,正赶上宜宾造纸机械厂(纸机厂)繁荣昌盛,冲着国企响当当的招牌,杨丁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厂技工学校。1996年,还在技校读书的杨丁光荣入伍,去部队历练了3年。2000年,退伍回来的杨丁回到纸机厂当起了工人。

与不少有先见之明、又有勇有谋的国企员工一样,国企的改革,让杨丁走上了自主择业的道路。做过销售,卖过乳胶漆,当过装修包工头儿,还开过烟店……与很多创业的人一样,杨丁前前后后至少换过十多个工作,却都没赚着什么钱,“现在看来,其实是没有找到方向。”杨丁总结那段岁月。

2010年3月,杨丁和妻子的第二个孩子刚出生不久,彼时,一家人在上江北经营着一家烟店。起早贪黑地辛苦和照顾孩子让杨丁和妻子正考虑转行,“当时场地都看好了,打算养兔子,结果我一个养鱼的朋友因为经验不足,鱼塘被水冲垮,鱼儿都跑了,血本无归,活生生的前车之鉴让我们意识到搞养殖不仅要有头脑,还得有技术,也就打消了我们搞养殖的念头。”杨丁告诉记者。

而意识到有害生物防治的商机,纯属偶然。

这之后,杨丁又继续守起了烟店。2010年3月的一天,和往常一样,杨丁早上5点就开门做生意。为打发时间,他顺手打开了电视机,中央7台上,正在播放有害生物防治的纪录片,灭鼠除虫的方法和器具让杨丁大开眼界。电视看完后,意犹未尽的杨丁上网一搜,发现相邻城市成都等地已有专业的灭鼠除虫公司,靠与老鼠、蟑螂、苍蝇等有害生物打交道,这些仅有一二十个员工的公司,年销售收入能做到好几百万元。

“再看看我,一个月起早贪黑地忙下来,最多收入四五千元,仅能勉强养家糊口;家家户户都有老鼠、蟑螂,但宜宾这个市场还没有人开发。”杨丁毅然决定转行创业。

艰苦创业 灭鼠之前先养鼠

创业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在发现和捕捉到机会后,创业者是否能够创业成功,与创业者的素质关系是非常大的。

在杨丁看来,创业者最该具备的素质就是认真做事、诚实待人。

打定主意后,通过网络,杨丁联系上了成都一家有害生物防治公司,交纳了1500元学费后,杨丁终于找到了领路人。3天的培训下来,杨丁意气风发地回到了宜宾,开始了专门替人灭鼠除虫的生活。

最开始出来单干时,杨丁只有一个人,连注册公司的资金都没有,只有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租来的简陋小房子,既是家也是办公室。拿着花了一百多元从成都那家公司带回来的灭鼠器械和鼠药,杨丁想到了用最原始的方式——骑着一辆破电瓶车“扫街”发展客户,可跑了几天下来,收效甚微。

“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在街头看到一个营销讲座的广告,负责讲课的专家颇有名气,就以800元/节的价格,报名去听了三节课。”杨丁回忆说,也就是在那里,他遇到了创业以来的第一个贵人。

第一节课听下来,专家就注意到了这个衣着朴素、骑着旧电瓶车来听课的学生,课间把杨丁叫到一旁,细细地问起了他的情况。杨丁把自己所从事的行业和目前的处境一一道来,专家听了,乐呵呵地说:“你选的行业倒是个朝阳产业。可我要问你,你的广告从哪儿来?难道就靠现在这样,骑辆电瓶车去街上发展客户?你现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给你一条街,你能保质保量地做下来么?不能吧?既然这样,那不妨先找熟人做口碑……”

专家的话如醍醐灌顶,给事业刚刚起步的杨丁指明了方向。不久后,杨丁就找到自己在滨江路开酒楼的一个亲戚,一番软磨硬泡后,亲戚把这家面积2000多平方米的两层酒楼借给了杨丁做实验。杨丁忙碌了好一阵子,灭鼠除虫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当时没的经验,药物配比没有掌握好,鼠药投下去了,老鼠也吃了,却还是生龙活虎的。而因为下了饵,周围的老鼠也给吸引来了,鼠患猖獗,让亲戚一个头两个大。”杨丁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亲戚不好说什么,但他店里的一个厨师长和我一起喝酒,酒后吐真言,取笑我‘是不是开养鼠公司的’……”

备受打击的杨丁不服气,索性借助粘鼠板、电子扑鼠器等器具,逮了5只活老鼠,精心养在废弃的库房里,一边研究老鼠何时进食、喜欢吃什么,一边根据研究结果对原有的药物加以改进,反复试验……最终,杨丁掌握了药物配比的关键,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杨丁记忆犹新:“我和那5只老鼠一起,在下江北一个废弃的库房里待了一周,为了记录老鼠的生活规律和误食鼠药后的反应及死亡时间,一晚上就睡一两个小时……没有人愿意整天与老鼠、蟑螂打交道,但这就是我的工作。”

口口相传 公司经营走上正轨

2010年9月,杨丁出资3万元注册成立了宜宾市神鹰灭鼠除虫服务有限公司。此后,杨丁通过学习、考试获得了“安全资格证书”、“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建筑物白蚁防治证书”……公司也取得了“有害生物防制服务机构资质证书-C级资质”,成为一家专业的PCO有害生物防制服务机构,开始走上了专业化、正规化的道路。

技术掌握了、资质齐全了,灭鼠除虫公司到底怎样赚钱?是像以往一样走街串巷卖鼠药,还是逮住一只老鼠论个收费?摸索中,杨丁发现要从老鼠、蟑螂身上赚钱,其实也需要动点脑筋。这一次,杨丁把目标客户锁定在了餐饮行业,他的理由很简单——餐饮店有吃有喝有水源,最易滋生老鼠、蟑螂等有害生物。

在江北酒都生活广场,杨丁遇到了他创业以来的第二个贵人罗姐。

“严格意义上说,罗姐是我们公司的第一个客户。”杨丁满怀感激地说:“当时我想打开市场,去这条街拉生意,很多商户都嗤之以鼻,觉得灭鼠除虫自己做就可以了,没必要花钱请专业的公司。是罗姐把她的‘竹荪鱿鱼鸡’店借给我做来看,效果出来后,口口相传,后来,那条街一半的商户,都成了我的客户。”

个体户市场打开后,杨丁又开始琢磨如何打开企业客户这块儿市场。

机遇从来只给有准备的人。2011年6月,杨丁接到树高集团一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对方通过我们公司的网站联系上我,想要为他们公司旗下的‘天堂湾’度假村灭鼠除虫。当时,除了我们公司,还有另外三家公司参与竞标……”杨丁回忆说,竞标期间,树高集团派出4人团队与他们谈判,“其他三家公司的报价都是1200元/月,而我们公司的报价为1600元/月。客户初次接触到我们这行,肯定会先考虑价格,但我告诉他们,为一家度假村作业,您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安全;其次,才是价格和效果。我的价格是比他们高,但我们是专业的团队,有专门的资质。如果您选择他们,每月少400元,一年可以为您们节约4800元,那建议您们最好和他们签100年的合同,因为100年才能节约48万元。而一旦出现安全事故,节约下来的钱可能还不够赔付款……”

竞标过后,久久没有得到消息。杨丁既失落又失望,这是公司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大型的企业客户,难道就这样因为价格而铩羽而归?小城市有害生物防治是不是只能靠降价吸引客户?

幸运的是,杨丁最终等来了他要的结果。“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11年8月31日!”杨丁乐呵呵地告诉记者:“当时,我正带着快要开学的小孩在成都玩,早上8点过就接到树高集团的电话,问我在哪儿,下午2点能去他们办公室签合同不?我激动惨了,赶紧一口答应,然后立马坐车从成都赶回宜宾……一直到现在,树高集团都还在和我们公司合作。”

有了口碑和先例,杨丁和小伙伴们的市场开拓越发顺风顺水,短短两三年间,西部大峡谷、向家坝电站、宜宾一医院、宜宾机场、莱茵春天购物商场、宜宾市四中、宜宾市档案局、成中集团办公楼、蓝天宾馆、兴业银行、邮政储蓄、泸州酒城宾馆……都成了他们的客户。

到基层去 县域市场逐步打开

市区市场逐步打开,与此同时,县区市场杨丁也在同步跟进。

2011年4月,杨丁接到高县富霖宾馆打来的咨询电话,立马单枪匹马去了高县。

“那时候刚开始创业,一没有本钱,二没有关系,三没有员工……我就一个人去西客站坐班车到了高县,承诺对方没有效果不收钱,就这样签了一年的合同。回来去劳动力市场请了个农民工,让他帮我打打下手,我们两个一起坐班车去高县富霖宾馆作业,每隔三四天就跑高县,一个月下来,车费和我灭鼠除虫的月收费相差无几,但效果也很明显。宾馆经理给我报销了车旅费,也委婉地告诉我以后不用跑那么勤,车旅费遭不住……”杨丁笑着告诉记者,得到客户的认可,让他颇为欣慰,但更让他高兴的是,陪同他一起去高县作业的农民工,也看到了这一行业的潜力,由临时工变成了他的员工。

而有了富霖宾馆做先例,很快,符江宾馆和几大超市、酒楼等一些场所,也成了杨丁的客户,高县市场被逐步打开。此后,杨丁如法炮制,相继打开了宜宾各区县、云南水富、自贡、泸州等周边地区的市场。

在杨丁看来,做他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口碑。“我的客户,很多都是服务性营业场所,拿酒店来说,他们对卫生的要求非常严格,厨房不能出现老鼠、蟑螂,大厅不能出现苍蝇、蚊子,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他们对各种防虫、灭虫的技术要求非常高,对安全也有要求……这些游击队是做不到的,只能由专业的公司来做;而专业的公司做了,也只有做好了,才能得到对方的认可,进而进一步合作。”杨丁坦言。

稳扎稳打 5年开出3家店

在杨丁看来,灭鼠除虫并不是普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用什么样的药,用多少药最有效,如何通过蛛丝马迹判断有害生物的多少、行动的路线,在不能用药的环境下,如何用物理方法灭鼠除虫……这些都有大学问。

于是,为了学习专业知识,了解行业最新动态,杨丁还先后到北京、浙江、成都等许多城市学习考察,发掘市场。2014年2月28日,自贡分公司成立;同年6月20日,杨丁在浙江绍兴成立了分公司,凭借专业的技术和周到的服务,这些公司的业务逐渐稳定,并开始在业内创出名气。

如今,杨丁又谋划着向其他城市进军,“下一步,川南片区和云贵地区都是我们发展的重点区域。重庆、贵州、昆明、贵阳……时机成熟后,我们会选择进驻。”杨丁信心满满地说,灭鼠除虫公司在国际上统称为PCO(有害生物防治)公司,上世纪80年代末,据美、英、法、德、加、日等国的不完全统计,当时PCO公司年营业额已达500亿至600亿美元,一些著名PCO公司已经营了近百年。美国有12000家PCO公司,1992年以来,平均年营业额增长均超过12%。

“技术扎实了,服务意识到位了,只要把品牌做起来了,市民意识逐渐就会跟上,到那个时候,PCO不仅是个民生产业,更是个朝阳产业!”杨丁乐呵呵地告诉记者:“现在我们浙江的分公司,还在为客户提供室内空气净化、室内环境消毒、室内抗菌防护、污染综合防治、异味专项治理、光触媒施工、装修污染治理、甲醛专项治理等服务,借助我们的技术、资源、管理和研发等优势,我们还在杭州、成都、泸州等地相继设立了环保及虫控分支机构……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大家的生存空间远离各种污染。”

本文来自第三方网站,不代表 中国供应商 立场。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2021010594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

上一篇:灭蟑螂黑科技~家里入手N次年轻时倾国倾城,老了却成“土肥圆”,这9位发福的女星让人惋惜

下一篇:热烈庆贺清波灭鼠杀虫公司荣获A级纳税信用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