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孰能奈何耿彦波

发布时间: 2013/8/28 18:01:05  被阅览数: 634  次 来源:未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舆论正在讨论大同的百亿地方债务,“拆迁市长”耿彦波已经开始在太原“发功”。据华夏时报报道,在市长耿彦波的推动下,太原几乎成了一个工地。
太原住建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太原25%的干道道路被封闭,如果加上数量庞大的次级干道、支路,占比达50%以上。按照规划,太原市今年将新建17座高架桥、13处全互通立交、7条地下快速路,还要保证地铁2号线开工、搬迁武宿国际机场,再拓宽60多条小街巷,修葺17个城郊森林公园。城建工程遍地开花,钱从何来?耿彦波的办法就是,借款与卖地并行,办多少事筹多少钱。
耿彦波将其在大同所做的一切,又带到了太原。如今的大同,更像是一个未完工的残次品,但他并不需要为这个残品负责。
近年来,耿彦波备受舆论争议,只是,这一切对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这并不影响他债台高筑复古大同,也不影响他仕途升迁,更不影响他如今在太原搞大拆大建。尽管,此前国土资源部曾经通报批评大同,中央三令五申不准城市不能搞大拆大建,审计署正在奉命审计地方债务,尽管,耿彦波已经为大同留下了百亿债务,但是,这一切到了耿彦波这里,似乎都化成了虚无,都奈何不了他,也遏制不了其大规模改造太原的雄心。
现在,或许很多城市也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或者是城中村、棚户区需要改造,或者是需要地铁等各种基础设施建设。这都需要城市主政官员的有为,而且要积极作为。但是,地方政府提供各种公共服务,当以自己的财力为限,即便有的时候要借债搞建设,也应该在财力和承受范围之内。而不是寄托于房价高涨、土地财政等不确定性的收入,也不应该孤注一掷,以透支未来数年乃至十几年的财政为代价,来完成自己任期内的政治豪赌。这在国内其他城市已经出现这样的问题。而且,通过超前修建道路、城铁来带动地价上涨,未尝不会带来鬼城、空城的风险。
耿彦波在大同以及在太原所做的一切,成败自然会有时间和历史评说,我更想问的是,是什么给了一个地方官员几乎不受约束的权力?以至于他走到哪里,就大拆大建到哪里?
地方具有法律效率的城市规划,在新一任地方长官面前,法力消失。地方民众的意志几乎被市长的意志取代,甚至左右。城市大拆大建是否得到了当地民众的同意,尤其是那些被拆迁的市民的同意?凭什么,市长说拆,就能拆,就不得不拆?
当然,对于耿彦波的激进行为,由此带来的地方债务风险,本来也应该引起当地人大、上级领导,以及下级同僚的警惕。毕竟有大同的先例已经摆在那里。而且,大规模举债搞建设,也应该受到财政预算等制度的制约。很显然从大同到太原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证明,当地体制内约束机制对耿彦波敞开了大门,畅通无阻。
由此可见,从中央到地方以及到民众等数重力量,以及相关的法律和制度,似乎都奈何不了耿彦波。耿彦波或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同和太原更加美好,但是,他为了实现美好在很多方面不能不说有些过了。
不管,耿彦波本人是否有情怀,不管其所做的一切是成是败,一个不受约束的耿彦波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因此,更值得追问的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一个市长如此,什么样的因素让制约一个市长的制度失灵?
其中,或许耿彦波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然,也是因为,很多理论上的根本约束机制本来就是橡皮图章。这些既有的制度不但难以制衡耿彦波,而且也似乎缺乏纠正的能力。
事实上,耿彦波也不孤单。当初,仇和到了昆明之后,也是大拆大建,让昆明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如今,我们仍然需要发展,但是,不能为了发展,就可以不顾一切。地方官员的狂热,可能也有一种理想主义的情结。不过,一个社会的长治久安需要的乃是法律和制度之内的理想情怀。耿彦波现象的本质正是不受制约的权力,但遗憾的是,现在似乎各方都对他无可奈何。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9720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