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李克强的艰难与朱镕基的尴尬

发布时间: 2013/8/4 19:55:49  被阅览数: 1293  次 来源:未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最近媒体把李克强总理的政策,与当年朱镕基总理的政策做对比,并力图找出规律,下面我们就具体来看看这两位都想要有一番作为的总理的艰难与尴尬。

李克强的艰难
李克强总理上台之后,面对中国已经僵化与滞涨,且人才滞后、结构滞后的市场经济,以及行政机构与体制,开始了一系列政策性与实际领域的调整。
李克强总理的总任务应该是通过行政体制改革构建健康的市场经济,并通过行政体制牵动政治体制体制与思想建设与改革。主要在如下两个方面:
一、尽力构建健康规范的市场经济。
去除国营企业、半国营企业的特权,去除少数特权阶层的特权,让民营企业与国营企业平起平坐、公平竞争,让所有人可以公平竞争。
调整经济结构、改善人才结构,净化与规范市场环境,整顿金融秩序,整顿经济秩序。
这就不得不牵涉到第二点。
二、坚决推行行政体制改革——简政放权、转变职能。
让政府趋向规范,更适应市场经济要求。并进而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开启思想改革与建设。
如果说,中国社会转型到了最为关键的十字路口的话,李克强总理则首当其冲。如果李克强总理能使得中国的市场经济逐渐走向规范、能将行政体制改革进行的比较彻底,那中国的社会转型就有了最为重要的中坚与基础。
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李克强总理面临如下困难:
一、人的阻力。
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说到底就是有官员背景的商、与有商人背景的官。这个群体人数不多,但是力量很大。
没有多少既得利益,但在党政机构工作的人的阻力。这些人已经在党政机构散漫惯了,各方面形成定势,要进行行政体制改革——动他们的“奶酪”,必然面临来自他们的巨大阻力。
没有既得利益,生活堪忧、就业困难,求生能力比较低的人群。要构建健康的市场经济,就必须要捱过一段艰难时期——失业率上升、各种社会保障跟不上,这些人就会直接受到冲击。虽然改革从长久来说是惠及大家与今后的,但是首先会受到冲击的人,最先受不了的,往往是这个人群。
二、机构与制度的阻力。
有些机构已经成型,要行政体制改革、要市场化,就比较艰难,比如前不久对于铁道部做的机构改革。
比机构更为艰难的是制度,不要说最为基本的政治体制,就是范围相对小、深度较浅的行政体制,要改变就会遭到极大的反对。中国的行政体制、教育体制喊了多少年,很多领导人为此付很大努力,但还是问题很多,就证明了这一点。
当然,机构与制度的阻力归根要通过人来体现,但是机构与制度有其自身的物质外壳与内涵,阻力不可小觑。反对机构与制度改革的除过利益直接受到冲击的上面几种人之外,还有些是不明真相随大流的——中国人很盲从。

朱镕基的尴尬
朱镕基总理上台的时候,他已经做了五年副总理。在大多数人看来,在他兼任副总理期间,必然有一个从国务院主要政策的建议者、到核心决策者的过渡过程。而其实朱镕基一上任,就是担负着重要使命的。
朱镕基1993年3月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之前他曾主管过中国经委工作。三个月后,就直接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众所周知,他兼任银行行长之后的一件大事就是,将过度注入中国市场的钱以雷厉风行的姿态回笼,从而提前遏制了中国市场投资过热,阻碍了中国经济通货膨胀的蔓延范围。
在1998年他担任国务院总理之后,主要做了两件大事:精简政府机构、关闭没有效益的国家企业、精简冗员,和反腐倡廉。
精简政府机构与企业瘦身、反腐倡廉,从长远来说毫无含糊都是对的。
但是就下岗来说,一大批干实事、没背景的人充当了改革的炮灰;而一些企业听到风声提前突击发钱掏空财政,乃至于有的老总与财务主管携款潜逃——大多到现在都没有完全追回。·····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发挥我们最大的想象力也不能想到中国的事情的复杂与龌龊。
然而这也是朱镕基一个人没有办法左右的事情,中国靠关系已经靠了数千年,并且在当下,到处的关系网已经形成,很多人的生活与能力与观念已经定型,朱镕基只有一个又能奈何呢?在信息不公开、不流通的当时,这些人对于朱镕基总理心怀怅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说到现在都不原谅他老人家,那视界也就过于狭隘了、认识也过于肤浅。也大可不必啊。
另外如果还有人在指责他反腐倡廉的功绩,我觉得这些人绝对是当年被反腐“反”到里面的,或者父辈、亲戚被反过,这些人失去了“既得利益”,就将怨恨记在他身上,可以理解。
历史的车轮总是会轧伤一些人的脚趾头,只要大多数人的脚趾头还好,那就属于正常行驶。
事实上,正是由于朱镕基总理预先的“未雨绸缪”——给经济的过热势头降温,所以以当时的中国(正如一艘刚刚启程的大破船),很好地避过了97年从泰国爆发、而在98年达到顶峰的东南亚金融海啸,从而为中国未来的继续发展赢得了时间与空间,并打下坚实的基础。
看不到这些,就没有资格评价朱镕基。纵观朱镕基总理在任期间,最大的主旨就是让中国经济在一个稳定与正常的轨道上运行——而非为了搞政绩而大跃进、“浮夸风”,减少泡沫,务实发展;同时将政府机构精练化——裁撤冗员,提高效率,减少不必要的劳民伤财,给社会树正气,让官商少钻些空子。让社会老老实实谋发展,踏踏实实向前进。
换句话说就是: 塑造健康的经济环境,精减整肃政府机构、在一定程度推动行政体制改革。
但是历史总是捉弄伟人,岗职工与被裁撤官员开始蔓延出去怨气,得不到信息流通、讨论的澄清;反腐败也完全撼动了官僚机构。
他一度成了众人指责的对象! 既然认识不清,那么人身攻击等额外的因素就都会到来,狂风暴雨中,朱镕基如何堪负!以主观性、随意性极强的观点来评判历史进程与时代伟人,经常忽视了基本而着眼于表面,这是千百年中国的基本问题,我想近期也不能很好地解决。
于是,朱镕基的主旨终于在时代的尴尬中暗淡······
······
现在我们来看,就民族进程来说,朱镕基总理并非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完人,事实上,如同之前与之后的政府一样,朱镕基时代政府也是过于着眼于经济,而比较忽视政权与经济的配套作用,当然对于民族思想体系对于经济、政权组成的社会结构的配套作用就更加模糊了。
社会是外在结构(经济与政权 )与内在(思想观念 )互相影响、相互作用、协同运行的整体。就像一个人一样。
当时的政府机构精简确实如火如荼地进行,但是并没有定下精简之后,中国的政权结构该如何构建的基本方向。在市场经济基础之上,一定程度的制度化、规范化的民主政权是必然与必须的,问题不是构建不构建民主政权,而是构建什么样的民主政权——是西方的完全随顺于市场经济的民主政权?还是正视市场经济、又高于市场经济的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权?我想后者才是中国一直追求并符合中华民族精神的。
一个社会要很好地运行,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的经济与政权,而更是明晰的内在的思想观念体系(全民具体的观念、理论思想、民族精神,这是民族思想体系的三个层次。而民族思想的三个方面是自然、人与人的社会、最高原则)。
这就是朱镕基执政时期最大的软伤——没有开启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进行配套社会结构的思想建设,所以他的经济改革与行政体制改革有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遗憾。
一个人可以有尴尬的处境,但是不可以有模糊的理想。一个社会也是如此。
但是局限于当时的环境与认识水平,我们以这些来苛求当年的朱镕基,那就好比让清末的慈禧太后用核弹反击入侵的八国联军一样可笑。何况朱镕基的总理任期只有区区五年,他虽然贵为总理但力量其实也有限。在这五年,中国厉行反腐推动行政体制改革,努力打造健康的市场经济环境。朱镕基已经做的足够多了,是时代局限了他的作为。
这个“时代”的主要内容,就是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各种错综复杂的利益与关系、民众的观念与能力、体制······

总之
我们现在回到基本来看待朱镕基,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要一定要给他一个定论,恰恰相反,可能我们的评论过些年就会被后人推翻。我们的最基本目标是给予那位聚焦世界目光的伟人以基本的认识与还原,让我们的民族汲取伟人的力量,并克服伟人的局限,以更加明晰地走向未来。
客观地说,要很好地实现任期目的,李克强总理面临的实际困难比当年朱镕基总理面临的要大得多——中国这些年虽然发展了,但各方面的问题积累也更加广泛与厚重,更加错综复杂。好在社会在发展也更加开放、世界在发展、信息在流通、人们的观念在进步······时代越来越要求中国进行更为全面与深入的改革,这是好事但有时候也是阻力——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如果能汲取朱镕基时代的经验教训,中国在李克强总理的任期,应该能走出一段坚实明确的路······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9720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