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深陷发财困境的中国人

发布时间: 2013/7/18 21:46:36  被阅览数: 454  次 来源:未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说现今中国是低智商社会也有失公允,但这种失准的判断并不应是指中国人的大脑智商低下,而是指其社会价值的行为表现,所反映出的智力状况确实运行在低水平上。

说到现代中国人的行为模式及其智力表达,说其是“低水平重复建设”,还是比较确切的,因为这个社会中的行为与思维方式,基本上处于贫乏的望影而吠与简单的模仿之中,除此之外,中国人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可供其另行尝试。

如此之下,中国社会成了一个易于各类社会文化病毒感染传播的简陋的介质社会。单就迅速造成千人一面的社会传染性来说,中国堪称世上效率最高的社会。而这一特征很有可能是中国唯一领先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长处,不管它是在传播萨斯,还是在肆虐摒弃文化的全民愚蠢运动上,中国人的共同意识无论在文革,还是在当今的发财运动中,都获得了高度统一。中国是一个从不助长个人意见与个性特色的无聊场所,有点像是在公共厕所里全都蹲成了一个模样,甚至保持着同一种表情。要单说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与奋发精神,没有人能把中国人比下去。

看看潮汕一带村村户户出产的走向全球的高品质名牌马桶,东莞的成衣,顺德的电器与涂料,惠州的照明,佛山的瓷业与木业与江浙繁复庞杂的各类产业,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到中国人是如何出神入画地将世界品牌的道貌岸然之神像,摧枯拉朽地推倒在地,这显然是中国人高智商的一次成功表达。但中国人在向全世界展现其推倒商业神像过程中的卓越模仿力之后,马上就又进入了低智商甚或无智商的运行状态。

正如潘剑冰的《率性林语堂》一书中所述,现在的中国人只对赶往按摩店感兴趣,而对走进书店却毫无兴趣。无论中国人表现出了多少卓越的模仿力并将当今这个世界的经济人文价值观踩了个稀巴烂,中国人也只是将其当作赚钱的产品,而绝非文化价值的推手去宣泄于世。

现在的中国人无论干什么与无论如何干,都不是为了文化表达或长远价值诉求,而仅仅是为了赚钱,而拼命赚钱的目的在中国人看来显然是为了彻底的耍安逸,也就是为了能有通宵达旦的麻将、烧钱、显摆、锦衣玉食与满世界撒欢的“到此一游”之类。

至于那些中国制造的产品如何远离了中国人自己的文化,使中国人一边干着现代社会的商品,一边又继续着自己古已有之的,不讲究格调的市井生涯,是没有中国人会在意的。站在现代门槛上的中国,就是一个心甘情愿迷失自己的国度,过日子,过好日子的顽固信条使中国人越来越长得不再像具有五千年文化继承的人种了,而更像一群盲目忙碌的无厘头蝼蚁。中国人赚钱忘却一切,中国人赚到钱之后却失去了一切。因为赚钱所造成的混乱与沉重而把中国人变成了习惯于一孔之见而毫无哲学远见的一群自甘坠落的小人。

中国社会的无趣、无聊、无奈与无赖,以及毫无惊喜与意料之外的无意义生涯,让中国的表面繁荣与起早贪黑的忙碌顿时变得毫无意义,但中国人咀嚼着自己挣来的油水与烂肉时却照旧津津有味。现代化、繁荣与普遍流淌的财富并没有给国人带来文化富裕与精神矜持,这让人对汉唐大观与宋代熙攘街巷中的词韵深表怀疑。

追古抚今,当下的中国社会确实令人沮丧,因为我们不仅没了文化成果,关键是我们丢了创造这种成果所必须有的心性与品性。中国人还有那样的本事吗?他们能一边保持富庶,一边又能保有好心性,同时还能高瞻远瞩地眺望天边的乌云吗?

像老聃那样的慧智,司马迁那样的风骨,屈原那样的品性,岳飞那样的砥柱,还能在当今这般财富浸泡的泥淖中艰难跋涉吗?现在的国人不管是否已发过了财了,但发财的妄想占据了所有中国人的心灵却是不争的事实。

妄想各自发财的现代中国社会就像是中了邪一样,它是否又成了一盘散沙?抑或更在这一盘散沙之上,再添上一滩烂泥?烂醉如泥不仅成了市况,而且这一不堪景色是否已侵入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中国人一边干着现代化与全球商品制造的大买卖,一边又继续毫无心智地咀嚼着自己亘古不变的邋遢。

到底是什么使中国人反复干着类似于发明火药却用于喜庆爆竹,造出大船却用于宣示天威,造纸排版却用来记述狗屁八股的破事?就此,倘若中国人再发点洋财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糟蹋钱财了呢?没有人能够有把握地就此给出回答。

中国人非常不幸地被迫端上了现代文明的饭碗,却继续成群结队地打着光胴胴,蹲在街边的石阶上,伸出脏兮兮的黑手,饶有兴致地围成一堆臭哄哄的泥球,不厌其烦地使劲比划着“四季发财”。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9720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