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京城恶少”几时休

发布时间: 2013/5/18 21:32:19  被阅览数: 1151  次 来源:未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现代社会了,什么狗屁的“京城四少”称谓,实在很恶心,有人还以为现在是宋朝满清亦或民国年代,照讲皇城根下,京城官宦权贵子弟虽不能说多如牛毛,至少也是若隐若现。也轮不上几个暴发户子弟耀武扬威;所谓“京城四少”,无非几个热衷于与明星戏子勾搭成奸制造八卦的富二代而已,而这所谓的“四少”中,近年来真正横行霸道的恶少似乎当属王烁了。这不,连续多次逍遥法外的他又闯祸了,昨天“开豪车打人”的新闻曝光,他又无端将一名女记者夫妇打了一顿。

      据《法制晚报》5月16日报道,昨晚,网友“六撮”发布微博称“京城四少”王烁“开豪车打人”,并称被打的女孩儿是北京某报女记者。据她介绍,昨晚8时左右,丈夫和她开车经过北京站时,前方有一辆白色布加尼轿车开得很慢,还左右乱晃。当行驶至台基厂与崇文门路口等红灯时,豪车上下来一高一矮两人,冲过来称陈晨和丈夫用手机拍摄自己,让两人删除照片。“很莫名其妙,我们根本就没有拍他。”陈晨称,自己拿出手机给他看相册,但矮个男子却要抢夺手机。陈晨拿着手机冲下去,要对这人行为进行拍摄,却没想到矮个男子一下就冲了过来,扇了自己耳光。陈晨丈夫冲下车来拽住对方,随后两名男子与陈晨老公厮打在一起。

      耐人寻味的是,陈晨称,在警方在场的情况下,王烁仍一边不断踢丈夫一边问,“我这算打人么?”在这期间,路旁还开来了两辆黑色吉普车,车内坐满了人,只是看到警方在才没有过来。随后,双方开车至崇文门派出所进行处理。到了派出所后,王烁并未下车,自始至终都坐在车上,一直由另外一人出面代为处理。厮打中,陈晨老公脸部、颈部有多处伤痕。陈晨称自己不要赔偿,只希望对方能够给自己道歉。但代王烁处理的人却称,“他身份特殊,脾气也比较特殊,不可能道歉。”

     一个恶少而已,什么鸟人,身份特殊,还脾气也比较特殊。对他的身份而言,他也就是个坑爹的败家子货色,但对社会而言,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但大家不要忘了,他之所以敢自诩身份特殊、脾气也特殊,并非空穴来风,而是这几年他在京城玩弄法律于股掌的真实写照,我们不妨先来回顾一下这几年他作为“京城恶少”的光辉业绩,并顺便瞻仰一下北京警方和法院在对待富二代上是如何彰显法律精神的。

     2010年7月15日晚,王烁驾车到西大望路新光天地地下车库时,因行车与驾驶宝马的刘某等人发生矛盾。随后王烁驾车在新光天地附近将刘某的宝马车拦截,电话纠集包括自己公司保安在内的多人前来帮忙,将宝马车前车牌、左反光镜、前风挡玻璃、左前门损坏。

     2010年12月17日,北京王府井两车相撞并起火,车祸后一名司机持枪指向对方,当事双方是商界“京城四少”的2名成员王烁和王珂。而王烁持枪威胁王珂的唯一目的只是对方同样是“四少”之一并超了他的车,当两车行驶至王府井西街北口香港美食城门前时,王烁急踩刹车。王珂停车后,王烁急速倒车,故意撞击王珂驾驶的车辆,后逃离现场,致使王珂驾驶的奥迪起火,损失为19.9万余元。据媒体报道,当时碰撞后奥迪车男司机下车。大众车上也下来一名男子,手持一把“手枪”指向奥迪车司机。后王烁等人隐匿证据、制造假象,且被警方查出拥有至少四支非法枪支。公诉机关认为,王烁构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和故意损坏财物罪;毁灭证据罪;故意损坏财物罪,被公诉至法院。随后6名被告人目前被取保候审,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当时有评论就说,2010年7月15日晚,王烁曾经发生过应当受到严厉制裁的行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能够一直逍遥法外,以至于发生后面更为严重、更为恶劣的行径。评论还专门指出了这些胡作非为的京城恶少们竟然悬挂的是军牌和套牌,并希望法律能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结果,但至今为止,我们看到的却是同一个“恶少”,继续在首都的大街上横行霸道,胡作非为。

     有意思的是,被千夫所指的李双江公子连续祸害社会,但怎么说还被劳教了一年,至今还关在看守所里,但性质更恶劣的王烁,却每次都能逍遥法外,甚至继续祸害社会,难道同样是“X二代”,在法律面前也有不同待遇?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首善之区,当然更应该是法制社会的模范之区,一个京城恶少,多年来连续严重违法犯罪,甚至是持枪犯罪,却每次都能逍遥法外,试问北京的警方或法院到底做了什么?如果是普通人非法持枪并持枪威胁,会是什么结果?现在这个社会垃圾还在继续作恶北京街头,难道说作为司法机关你们没有责任吗?其实前年这位恶少严重违法时,就已经引起了公众对判决的强烈担心与质疑,发生了恶行,特别是触犯了法律“红线”,能不能得到及时、公正的法律追究。如果法律在权力、金钱、后台面前软弱无力,就等于纵容“少爷”们做出更加令人担心的恶行,最终走到更加危险的境地。

     我们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彰显法制社会的基本标志,古代封建社会况且声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号称法制社会的首都;何况区区一个京城“恶少”?如果他确实每次都能通过金钱或关系逃避法律的制裁,那只能说北京的警方和法院令人失望。如果说富人们用钱可以摆平或搞定法律,那也请明码标价,让公众知道到底做坏事要多少钱垫底?这样对李双江似乎也多少公平一些吧。

     京城恶少王烁作为一个有多次案底的惯犯,却仍然敢于大京城大街上横行霸道招摇过市,这次甚至在警方在场的情况下,王烁仍一边不断踢记者丈夫一边问,“我这算打人么?”。我们注意到在这期间,路旁还开来了两辆黑色吉普车,车内坐满了人,只是看到警方在才没有过来。就是说他仍然在用黑社会的那一手来随时对付他认为不顺眼的人,丝毫没有将法律放在眼里,即使面对警方调查,都可以不用亲自配合,所谓“他身份特殊,脾气也比较特殊,不可能道歉。”,只不过是他一贯蔑视法律、蔑视他人权利的狂妄心态罢了。

      “京城四少”很容易让人理解成京城恶少,这是基于他们惯常的对法律的藐视,对社会公德和秩序的玩弄,更可悲的是那些执法者们却能够让这些社会垃圾游离于法律之外不断祸害社会,难道真的应验了那名“有钱能使鬼推磨”吗?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9720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