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我爸是村长”就敢砸派出所?

发布时间: 2013/5/17 22:23:44  被阅览数: 569  次 来源:未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村长是多大的官?面对警察喊“我爸是村长”有威慑力吗?11日凌晨,两男一女在福州仓山一家KTV内唱歌时,与隔壁包厢人员发生冲突。面对赶来的民警,三人不仅暴力妨碍民警执行公务,还动手殴打民警,其中一名女子就大喊“我爸是村长,信不信我叫我爸把派出所砸了”。(5月14日《广州日报》)

  经常网民就没事调侃别把村官不当官,而近些年来村官之牛逼也是有目共睹,因为掌握了村民自治体制下的土地买卖,掌握了村民和土地这些商品经济社会中重要的资源,所以动辄被曝光出来的就不再是过去那些所谓村官欺压百姓那么简单了,而是变得财大气粗,横行乡里,家财动辄上亿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那么村官有资本牛逼了,现在来看,“村二代”也同样受到了权力的感染,也开始象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一样牛逼兮兮了,这不,村长的宝贝女儿不仅胆敢亲自袭警,而且口出狂言“我爸是村长,信不信我叫我爸把派出所砸了”。

  我还真信了,就凭村长女儿在KTV里暴打警察(一拳打在了民警廖新榕的左脸上,随后,将另一名民警的胸口抓伤、警服扯破。另两名上前劝阻的民警,头部、腹部、腿部等多处被踢伤、抓伤、打伤),这就已经够了,请问谁敢如此藐视前来办案的警察?所以她老爸要是一不高兴把派出所给砸了,还真有可能,因为派出所也是在村长的地盘上,说不定平时村长欺压农民、买卖土地、强拆民房的时候,警察早就被村长们喂饱了,早就成了村长们的家丁和衙内。村长的女儿当然也心知肚明,就是因为有这个底气,所以村二代才敢象梁山好汉一样暴打警察,当然警察也只敢低声下气的将他们带回警局。

  真不知道要是一般的老百姓把警察给打成这样,将面临何种下场,现在看来,虽然村官在体制内没有行政级别,还真不能不当个官来看,昨天不是还有个河南的什么“村级市”嘛,村支书和村长搞经济有了10亿产值,立马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自己挂牌成立了村级市,并自诩市委书记和市长,并坦言在商务谈判中,这头衔确实好用。反过来看声称敢砸派出所的“村二代”不也是早就跟她爹一样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吗?

  毫无疑问,近些年来不断曝出的村官在现行的体制下,权力不受约束,甚至几乎没有体制性的监督和审计,村官的权力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行政级别那么简单,而是实实在在的掌握了村民的命脉以及重要的土地资源,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掌握土地就意味着掌握了比权力还要大的社会资源,就占有了财富,尤其当这种权力被框在村民自治的架构内不受制约的情况下,村官尤其是那些城中村、城郊村、经济发达的地区农村的村官的能量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或许你在衙门里当个处级干部,也顶不了一个村官的财政实力大,何况村官历史上就横行乡里成了土皇帝。

  我所奇怪的是,看起来很美的村民自治体制,为什么同样制约不了村官的权力?村级民主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这确实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村二代”既然敢于袭警,也敢于叫骂她老爹不高兴就会砸了派出所,表面上的狂妄,彰显的是山高皇帝远的村级干部监管中巨大的体制性漏洞,村官权力不受制约滋生出的正是越来越司空见惯的村官腐败,尤其是在一个法制让位于人治的社会,拥有地方人脉和土地资源的小村官,就成了腐蚀和异化法制的因素,有了这种土壤和意识,别说村长不惧法制,甚至他们的“村二代”都开始肆无忌惮的蔑视法律。这个社会,除了“我爸是李刚”,也不缺少一个“我爸是村长”的坑爹货色。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9720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