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谁为“22岁团县委副书记”铺路搭桥

发布时间: 2013/5/16 20:34:12  被阅览数: 1081  次 来源:未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5月15日上午,一则“毕业半年连窜两级!安庆惊现22岁团县委书记!”的帖子在网上疯传。网友爆料称:“去年的这个时候,男主角常骏生还是池州学院的在校生;仅仅过了不到一年,年仅22岁的常骏生已经开始以共青团望江县委副书记的身份,公开亮相。”(人民网5月15日)
  事实比网上疯传的还要神奇。据了解,常骏生2010年6月毕业于池州学院,专科,当年专升本考入池州学院历史系,不过只在学校读了3个月的书。2010年,安庆市公开招募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基层从事“三支一扶”工作,常骏生报考,并考上。而在于2013年1月11日当选为望江县团县委副书记之前,常骏生先在望江县东方米业工作,后被拟聘为望江县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局职员。
  常骏生的工作履历之丰富,升迁速度之快,角色转换之频繁,既令人叹为观止,也让人疑窦丛生。常骏生本科期间总共只在学校读了3个月的书,如没有超常的智力,何以能顺利毕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全日制本科学习期间,是不允许在外面工作的,尚未毕业的常骏生又为何能报考“三支一扶”工作并被录取?毕业仅半年,年仅22岁的常骏生有什么样的突出表现,又做出了什么样的惊人业绩,从而可以连窜两级,升任副科级的团县委书记?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常骏生都与另一位“青年才俊”——号称“中国最年轻副县长”的徐韬有着高度雷同的成长经历。其一,两者都有一个当官的爹,徐的父亲是湘潭市雨湖区人大前主任,常的父亲常德目前担望江县编办主任。其二,两者都是在读书期间参加了工作,并且读者为辅工作为主,其三,两者升迁速度都堪称“火箭式”,徐在五年时间里九易岗位连跳三级,而常在半年时间里三易岗位连窜两级。当然结局也一样,徐被提名免职,而常被停职处理。
  事实上,在徐韬、常骏生的身后,还有一串长长的“官二代”名单,湖南耒阳80后女副市长、广东揭阳27岁副县长……不难发现,“火箭式升迁”的背后,往往有一个“官爸爸”的身影。客观而言,官员子女进入官场乃至升迁,并不值得奇怪,一方面干部年轻化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官员子女身受家庭背景的影响,相比普遍人本身就更具有优势。但显然,如果“连升三级”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总是非常巧合地落在官员子女的头上,“子承父业”现象成为一种官场常态,公众就难免怀疑这背后有人为操作的痕迹。
  被舆论强烈质疑之后,徐韬曾对媒体公开表示,“我的能力符合我的岗位”。官方也曾回应称,对他的提拔“没有发现违规操作”。有官场同仁这样感叹:徐韬的升迁步点踩得如此精准,每一步都没有多余动作,就像梅西的带球过人,看上去神乎其神,眼花缭乱,实则合理而精确,巧妙地绕过了每一个铲抢和犯规的陷阱。这样的形容同样可以用在常骏生的身上,他的升迁看上去不可思议,却找不出什么明显的“硬伤”。
  有瑕疵,却没有违规,完全符合提拔程序,这是高明的手段,事实上也是最值得警惕之处。没有违规不代表没有权力滥用,程序公正也决不意味着结果公正。官员手握一定的公权力,并且这种公权力是彼此交织在一起,利益相关,他们有足够的条件和能量打通一切关节,从而人为制造一种“程序上的完美”。倘若“没有违规”能成为抵挡舆论质疑的借口,那么就相当于为官二代们的“火箭式升迁”铺就了一条制度化的通道。
  每一个官员的升迁,都应当接受民意充分的审视。如今人们之所以对官二代们的升迁充满质疑和非议,根源就在于知情权的缺失。公众可以看见官二代们的“火箭式升迁”,却看不见他们的官爸爸以及利益相关者的暗中奔走、铺路搭桥。揭开官员提拔的神秘面纱,遏制权力的暗箱操作,关键在于信息的最大公开,以及严厉的事后问责,而不是匪夷所思的提拔,神经病般的停职。倘若如此,那么“22岁团县委副书记”或许能成为一桩政治美谈,而不是一则官场丑闻。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9720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