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变成僵尸的毛毛虫

发布时间: 2013/3/9 20:56:11  被阅览数: 2815  次 来源:未知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僵尸!僵尸来了!它们的头脑已被操纵,肉体千疮百孔,只要稍有动静,就会疯狂攻击周围的一切东西!这不是恐怖电影,也不是游戏,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不过,故事的主角是一条毛毛虫。
毛毛虫之所以变成僵尸,是因为它受到寄生黄蜂的侵袭,达尔文曾经哀叹,如果上帝真是仁慈的,他怎么会造出寄生黄蜂?有的寄生黄蜂会把毛虫的神经节蛰伤,使之瘫痪,让她的小宝宝活生生地吃毛虫肉。而我们故事的主角,确切地说,是刻绒茧蜂属(学名Glyptapanteles)的几种黄蜂,更胜一筹,她会在毛毛虫体内下八十多个卵,黄蜂幼虫靠吃它的肉长大,最后幼虫钻出毛虫的身体,在附近结茧。此时毛虫还没有死,它守在黄蜂茧的旁边,如果有活物靠近,不管是谁,它都要疯狂地摇头晃尾,把它们吓走,保卫黄蜂主人的安全。它被黄蜂操纵了,成了一个黄蜂的僵尸保镖,一个半死不活的东西。
  真是残酷而精明的手段。黄蜂那小得可怜的脑,真能完成操纵毛虫这一壮举吗?在神奇的自然界里,《生化危机》的戏码并不罕见,有许多不幸的生物被变成了傀儡,而傀儡的主人可能头脑并不聪明,甚至连头脑都没有。
  麦地那龙线虫(学名Dracunculus medinensis,顺便说一句,应该读做麦地那 | 龙线虫,而不是麦地那龙 | 线虫)看起来就是一条细细的白线,比一支钢笔要短一些。麦地那龙线虫可以寄生许多哺乳动物,包括人类,在印度、西南亚、西亚和非洲,有几百万人感染这种寄生虫,在中国则以蹂躏家畜为主。
  就像青蛙的小孩要在水里生活,而长大的青蛙要在陆地生活一样,许多寄生虫在成长过程中,都要换换环境来生活。麦地那龙线虫的小孩必须在水蚤(细小的水生动物,跟虾和蟹有亲缘关系,有些可以当鱼饲料)体内发育,而成年的寄生虫生活在哺乳动物体内。为了达成目标,麦地那龙线虫会控制它的宿主。被寄生的动物(包括人),会疯狂地想泡冷水,宿主在池塘或河沟里浸浴时,寄生虫们就会爬出体外,产卵,然后发育成幼虫,钻入水蚤体内。
等到另一名哺乳类受害者喝水时,不小心喝进了寄生虫的水蚤,麦地那龙线虫就会从肠子钻入哺乳动物体内,长大成熟,然后驱使它来到池塘边,泡水,开始一个新的循环。
毛虫是怎么被黄蜂操纵的,目前还是一个谜,然而麦地那龙线虫的操纵原理已经真相大白,而且很简单,被寄生虫感染的人,皮肤会溃烂、起疱、发烫,渴望能泡到凉水里降温,这就合了寄生虫的下怀。
操控僵尸是一门极其聪明而且冷酷的技巧,似乎不是没有大脑(只有一些神经细胞)的寄生虫应该通晓的。然而请注意,蜜蜂不懂几何学,蜂巢的结构却足以让每一位数学家倾倒,极其复杂的行为可能仅仅是出于本能,是写在DNA上的,生来就会的技巧。这技巧可能像蜜蜂造巢一样精巧灵妙,也可能像黄蜂的赶尸术一样恐怖而残忍。不仅脑小的黄蜂和无脑的线虫,非动物也晓得操纵僵尸的秘籍。刚地弓形虫(学名Toxoplasma gondii)是一种单细胞原生生物——不是细菌也不是动物,而是变形虫的远亲——它的小孩可以在许多哺乳动物(老鼠、猪、牛、人)体内生活,但一定要在猫科动物体内才能发育成熟。人们可能从弓形虫寄生的肉,或者猫粪里染上这种寄生虫。全世界超过一半的人都是弓形虫的宿主,你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还好,弓形虫通常都被人体的免疫系统压制,宅在人体细胞内,很少出来兴风作浪,除非你的免疫力特别虚弱——比如艾滋患者或胎儿(所以我们说孕妇不宜养猫),否则弓形虫对你是无害的。
  这样说来,这种寄生虫好象很无聊,既多见,又无害,被它寄生你甚至都没有感觉。耐心一点,精彩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老鼠被弓形虫寄生之后,会变得非常大胆,到光天化日之下乱跑,而且喜欢——居然喜欢——猫尿的臭味!这真是了不起的操纵术,就像麦地龙线虫让它的宿主去泡水一样,弓形虫想让老鼠快点进入猫的体内(确切地说,是胃内),好让自己也搭便车进入猫的体内,尽快长大成熟。
如果寄生虫能操纵老鼠,那么它能不能操纵人呢?有些科学家认为,被弓形虫寄生的人比较“神经质”,也许寄生虫改变了他们的性格?这只是猜想,还未成定论,但这么想想是很刺激也很有趣的。也许这世界上有30多亿人都受着原生生物的驱使而不自知,也许你我就是其中的一员。也许我们都是弓形虫的傀儡,自认为是自己的主人,实际却是单细胞生物淫威下的行尸走肉?这世界上还有比弓形虫更小,更简单的操纵者,狂犬病就是其中一种。疯犬会变得性情狂暴,口水飞溅,见谁咬谁,这对疾病的传播当然是很有利的。狂犬病是由病毒引起的,而且是RNA病毒。从RNA这个名字,你应该能猜到它是DNA的亲戚。DNA上写的是制造生物体的配方,RNA也可以用来书写配方,但RNA分子太小了,就好像一张纸写不下整部《辞海》,RNA不能用来写人类这样复杂的生物配方,只能书写简单的病毒配方。病毒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生命,它们不呼吸,不吃东西,没有细胞,当然更没有头脑。它并不知晓操纵生物体的秘诀,让狗(或人)流口水,乱咬、发狂的秘诀,全都写在它的RNA上。英国的动物学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创造了一个词,叫做“延伸的表现型”(Extended Phenotype)。科学家把一个生物(或病毒)的生命配方(DNA或RNA)称为“基因型(genotype)”,配方塑造而成的身体则叫“表现型(phenotype)”,问题是,生命配方造出的表现型,有时并不体现在生物本体之上。蜂巢和蜜蜂的躯体一样,是蜜蜂DNA塑造而成,但蜂巢并不是蜜蜂身体的一部分,道金斯把这种现象称为“延伸的表现型”。黄蜂把毛毛虫变成僵尸,实际上也是“延伸的表现型”,黄蜂DNA越俎代庖,去支配毛毛虫的身体,背后兴风作浪的,仍然是黄蜂的生命配方。
  眼界放宽一点,其实被病毒的RNA操纵,和被我们自己的DNA操纵,并无什么不同。
太平洋鲑鱼生活在海里,在它们成年之后就要沿河流上溯,越过急流险滩,躲开熊和雕的尖爪,还要跟同类搏斗,最后死在河流的源头。在死掉之前,它们会做一件事——产卵。对于鲑鱼自身来说,上溯到河流里的行为无异自杀,但这样做是为了繁殖,对于基因的传递是有利的。我们也免不了受到DNA的操纵。太监活得比一般男人更长,但有几个男人愿意为了长寿走这条路?DNA我们产生了强烈的繁殖欲望,让我们只能被DNA牵着鼻子走。
  说到这里,你也看出来了。鲑鱼(或人)与疯狗唯一的不同之处是,操纵狗的是狂犬病病毒的RNA,而操纵鲑鱼的是鲑鱼自己的DNA。生命配方造了生物的身体还不满足,它还要操纵它,驱使它做出对基因有利的事,这一点和狂犬病病毒无异。
  也许我们比毛毛虫幸运一些,不是黄蜂的奴仆,但不论毛虫还是人类,寄生虫还是宿主,生物还是病毒,生命配方制造的身体,说到底,都是生命配方这个僵王博士的奴仆。

 


相关新闻
北京灭虫,杀蟑螂公司,北京灭虫公司,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北京灭虫,专业除虫,专业灭虫

中泰兴盛logo

版权所有:北京中泰兴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9720号

杀虫公司 除虫公司 灭虫公司 北京杀虫公司 北京除虫公司 北京灭虫公司 消杀公司 消毒公司